關于董事長

村官訪談之:白鶴鎮墨坑村書記兼村村委主任汪傳烈

2014/3/11 14:57:40 admin 1243

村官訪談之:白鶴鎮墨坑村書記兼村村委主任汪傳烈

——村干部是孫子的孫子

 

訪談時間:2013715

訪談地點:村辦公樓會議室

 

我認為黨員不合格的就要清除,領導要多下基層改變政策,不要做那些虛的東西,包括紙上談兵的東西,要與實際結合起來,真正地服務老百姓,把這些不好不稱職的黨員進行思想教育,毛澤東在的時候就已經形成了。不要被老百姓指責黨員還是老百姓好。——汪傳烈

村干部是孫子—墨坑書記汪傳烈

墨坑很特殊,最大的特點就是。全村共200來戶,605人,卻分散在24個小自然村,而且這些小村又是沿墨坑岙分散在長約5公里的狹長地帶上。究其原因,都是以前分派到各片管理守護山林,而后,繁衍發展成一個個小村落的,隨著近十幾年來村民經濟的發展,小自然村又不斷地在遷拼。因為村莊過于分布散,他們不大關心村里選舉和集體事業。村組織也散,在很長的時間里,村黨支部組織都沒能很好發揮作用,幾年前,墨坑村還是沒有黨支部書記的村。

在鎮黨委的重視下和村黨員村民的支持下,汪傳烈被選為村支書,他身體力行,真誠所致,金石為開。在他的帶領下,凝聚村里黨員干部的心,各項工作有聲有色地開展起來。分別發動義務投工投勞,把年久失修的村集體屋翻蓋成嶄新的辦公樓,并添置了各種運動器械,成立了老年星光之家和腰鼓隊等組織,修建墨坑山口的大橋,墨坑村的每家農戶喝上了自來水,治溪打壩工程也已完成。現在全村的農房改造工程,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。

龐亨福:您是書記又是村長。哪年開始做的啊?

汪傳烈:以前,村民思想分散,工作難以開展,這個村子基本癱瘓了。原來有一個小學,現在沒了,房屋都倒塌,院子里雜草也有人那么高。開會都沒有地方只能在家里開,我是連做第三屆了。第一屆選我那時,我是不夠稱職,在外面做煤礦。我呢,不想做村干部,票數也不多剛過半。選好以后,我當天就寫了一張辭職報告,我說,以后村里有什么重大問題我是都不參與的。我寫了三封信,請求換屆選舉領導小組、白鶴鎮政府沒有采納。到了第二屆呢,大家仍然要選我,那我沒辦法,對大家村民不起了。選我當書記的票當時還沒過半數,因為思想工作也很難做,選不起,鎮黨委出面說,反正工作樣樣都你做,黨員會議同意我當書記,從2009年開始的。前屆我工作是沒做,我回家后,大家一起把這條2.5公里道路,投資40多萬全部做好,一直通到104國道。

龐亨福:黨員在村里有先鋒模范作用嗎?

汪傳烈:實話實說,大多數不怎樣。現在也提到發展黨員有名額限制,黨員還是非黨員的素質好,現在是普遍性的。

龐亨福:不合格黨員,你們會將其掃地出門嗎?

汪傳烈:我認為要整個組織部出臺一個好的政策,要組織部同鎮黨委聯手一起抓,我也是多次提意見,黨員不合格的就要清除。干部應該要多下基層改變政策,不要做上面那些虛的東西,包括紙上談兵,要與實際結合起來,真正服務老百姓,把這些不好不稱職的要進行黨內思想教育,毛澤東在的時候就已經形成了。不要被老百姓指責黨員還是老百姓好。

龐亨福:為了得到百姓信任,損失再多都值得嗎?

汪傳烈:值得,老百姓現在就還有個別會說你不好,當面不說,背后還是要說。就像新農房改造,一排房屋有前有后,有東邊有西邊,他當然要選好的,你如果安排不合他意,工作一做就會感覺不爽,這種個別也存在的。他們思想就是沒轉過彎,老百姓早時感覺書記沒用,農村工作還是村長說了算。通過這幾年的工作老百姓對書記從不信任到信任了。

龐亨福:有發展集體經濟的考慮嗎?

汪傳烈:這幾年,都是幾方面在建設上。去年開始就我這楊梅種了幾百畝,都個人分開種的,楊梅沒有管理好,我得去請個專家。我們這有個水庫,就剛進來的那個,如果有投資能開發也不錯,利用水庫兩岸可以建設農家樂、休閑。隔壁村還想利用上面的平頭山,上面很平很大,可以建造飛機場,往下面看有1千多畝土地,都荒著,在上面整個天臺都是看得一清二楚啊。

村干部是孫子—墨坑書記汪傳烈

龐亨福:你們是用五步法決策嗎?

汪傳烈:我們都是通過五步法進行。五步法就能夠使村干部、村民思想上打開了,心理上都能一目了然,實實在在讓大家都知道,就是五步法更民主,透明度更強,大家就沒意見。農房改造一開始,有四五個人一邊向縣長投訴,一邊想把拆房卡住,就是不想讓你做下去。我一邊做思想工作,一邊找到上級,說服上級把投訴人告訴我,投訴我我肯定不進行報復,拿人格擔保,找到投訴人才能解決實際問題。結果找到了電話號碼,找到這幾位村民,再做工作就得到解決了。現在從鄉鎮到我們村官,官很小,老百姓是上帝,村干部是孫子的孫子。

龐亨福:全村600多人住房問題都解決了?

汪傳烈:基本都解決了,還有一小部分沒解決,有一些人是不想建在村里,想建在外面,我都同上級農辦聯系,就是盡量把政策用好、用足,移民五千六元每人,手續一切都是我幫他們辦的。

龐亨福:全村的土地都進行流轉?

汪傳烈:是的,先搞一部分,現在大部分村民都可以,就是還有小部分村民要進行思想工作,能夠做到就是最好。

龐亨福:決定了的事有做不下去的嗎?

汪傳烈:有是有,說做不下還沒有。但是有些事要經過很長時間。如電網改造資金130萬,那些電線桿都是在山頂,要駐扎一根村民都不肯。從去年3月開始,本來5月份、6月份就能結束了,結果是拖到了今年的5月份結束。我們從12月做思想工作一直做到過年,每天都在走訪,實話說真的眼淚都做出來了,放棄又不好,不能放棄,做也做不下去。又不止一個村民這樣,是有好幾個村民啊。

龐亨福:如何解決呢?

汪傳烈:一種方法就是通過哪個村與哪個朋友、親戚,就帶動朋友一起去做思想工作,甚至城關都叫來一起。有些老百姓呢,都走了十幾次啊,感動了。

龐亨福:你們村最缺少什么樣的人才?

汪傳烈:現在就是缺少大學生,對電腦、文字這些東西也是很缺少。大學生村官也填補了人才的缺少,她的知識也可以幫助農村。小許,大學生村官,駐我們這,有些事我感覺輕松,就是有些文字沒有問題了。還有政治思想宣傳工作,因為村里這些村民全部是思想意識淡薄,就是對現代這種很難接受,老百姓認為地基房屋建起來越多越好,占那不肯放手。(墻外立面)不讓他們貼瓷磚,他們認為貼了瓷磚用的時間長就想貼,這種觀念就是太死板,一直轉不過彎。很多東西你想先走一步,實在是太吃力了,還是要宣傳。現在農村就是缺乏知識,要先加強干部的教育,再進行村民思想路線的教育。毛澤東在的時候,政治路線搞得很好,大家都會聽他的。

龐亨福:馬上要換屆了,你有什么打算嗎?

汪傳烈:我有時候睡了想想,我年紀已經64歲了,也大了,換屆我也應該退了。我想兩個(書記、主任)都退去,如果做不下,我主任退去,留下書記(職務)幫忙。我只要村里能用到我,老黃牛一頭也跟著做,話說了算話。除種養殖戶以外,要幫助老百姓發展,想辦法解決經濟問題,有些老百姓會說現在農房改造做好了,下屆村干部做什么呢?我感覺只要有心,什么都可以做。

龐亨福:哎,小許啊,你對農村村民、村干部情況總體有什么感覺嗎?

:我感覺村里要發展的話,就象書記那樣的要會做事,有的村干部都不做,就一個名字掛著。象書記,這里的路和前面的公園、房子都是他(汪傳烈)做的。

村干部是孫子—墨坑書記汪傳烈

龐亨福:你感覺農村的出路在哪?

:我感覺農村要發展,像后岸村一樣,要有自己特色的經濟。

龐亨福:農村的改變首先是思想意識的改變,精力大多都花在落后村民的思想工作上,集體經濟和村民經濟難以突破。這就成為一個課題,希望你們大學生把這課題拎出來當作業做。我也是在做作業,一輩子總要做點作業出來。他們(村干部)那么奉獻干什么啊?

標簽:所有標簽

評論列表

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