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董事長

村官訪談之:石梁鎮外湖村書記胡大鎖

2014/2/11 14:10:37 admin 1007

村官訪談之:石梁鎮外湖村書記胡大

——我想開發五千畝竹林

 

訪談時間:2013726

訪談地點:外胡村會議室

    圖:胡明剛

 

作為干部只要把事情辦好了,別人說幾句也沒有關系。我一定盡自己的心去辦好村里的事,要是下屆不是我,我也一定支持村里的工作。——胡大鎖

我想開發五千畝竹林——胡大鎖

    石梁鎮外湖村由外湖、巖頭廠、上深坑、東峰四個自然村組成,以農耕為主,共有457人,黨員15人,書記:胡大鎖,54歲。

外湖村是好友胡明剛的出生地,地方偏僻,北鄰華頂拜經臺,東向浙東大峽谷,出去就是寧海的地界。我知道這個村名三十年了,這次采訪冒著40攝氏度高溫而來。它是我兩天接連采訪的第七個村莊,盡管累,但也期待著新的發現。在去外湖村的路上,只見路兩旁毛竹林連綿,一片翠綠,胡大鎖說,外湖村有5000畝毛竹山資源有待開發。在我們車子進村時,站在路邊地頭的騾子會跟我們打招呼,還會主動讓道……

胡大鎖從臉到胳膊胸腹的膚色都是深棕色的,可能整個夏天都沒穿過上衣,深棕色里透出深紅色潤滑而有光澤,充滿著活力,眼睛清澈有神,頭發灰白,身材并不高大。

我想開發五千畝竹林——胡大鎖

龐亨福:大鎖書記,你們村每戶都養騾子,在種田地?

胡大鎖:在家的,基本種一點田地,主要還是靠騾子,沒有騾子,我們就無法耕種。水牛養不起,冬天冷,沒有草料,黃牛也不多。

龐亨福:你們村毛竹山很多吧?收入還可以嗎?

胡大鎖:全村五千畝。在家做竹簾的話,一天可以出一拖拉機。現在毛竹價值不高,沒有開發出來。路也沒有造進(竹林里)去,只靠騾子拖,每天騾子只能拖200300斤。一年一畝山地出1000斤毛竹,一定有的。大年不砍,就挖筍,筍只有3毛錢一斤。

龐亨福:你自己有多少竹林?

胡大鎖:我自己有20多畝,加上承包別人的,有100多畝。承包費兩三千元,當了村長后,沒有時間去做。叫小工要160元到170元錢一天,還要管一頓飯,不劃算,不如留在山上。毛竹,最多可以留二十幾年。

龐亨福:如何把毛竹資源利用起來呢?

胡大鎖:鎮里領導很重視,幫助搞出口,省教育廳(與石梁鎮幫扶結對單位)也很重視。我們自己不去探索,就讓社員去發展,人家不信,以為是沒有前途的事。我就讓我兒子學(毛竹)拉絲去了。

龐亨福:村里外出經商的人多嗎?

胡大鎖:外出的有一半,做小生意,或者是打工的。

龐亨福:下屆你有什么打算?

胡大鎖:大小事情都會有阻力,別人會說這說那的,但是作為干部只要把事情辦好了,別人說幾句也沒有關系。我一定盡自己的心去辦好(村里的事),要是(下屆)不是我,我也一定支持(村里的工作)。

龐亨福:你在黨員中親友多嗎?村內有派性嗎?

胡大鎖:基本沒有親友,派性嘛,黨員有村民也有,所以做工作就特別吃力。

我想開發五千畝竹林——胡大鎖

我想開發五千畝竹林——胡大鎖

龐亨福:有沒有想過不干了?

胡大鎖:只要我盡到職責,對得起良心,把事情辦好就可以了,畢竟這些事情還是為大家辦的。像去年一樣,到處同人講好話,家里毛竹山付了租金,卻沒時間打理,眼淚都做出來了,我老婆什么都不說,她很支持我,家里如果不和睦,村里的事情還能怎么管呢?

龐亨福:你們村里的路燈和清潔家園,這方面的費用怎么解決?

胡大鎖:這一塊政府有撥款,500元一個月兩個人,再就是黨員幫著做一下,像我一樣,早上傍晚再幫著掃一下地。村里的路燈有66盞,要四五萬元錢,還好電信局在我村有個基站,在我們要求下,電信局的領導也看到我們村里窮,這筆錢及以后的電費都由電信局出了。

龐亨福:村里欠的錢怎么辦?集體山林還有嗎?

胡大鎖:沒有集體山林,都分光了。現在我們在做四個村的電網改造,去年,就和諧生態村還欠20多萬元,比家里欠賬還難過,沒有辦法啊,鄉里縣里到處去要,我這一屆欠下的賬,不能讓下一屆難做,晚上都經常睡不著覺。

龐亨福:村民們怎么看待利益啊?

胡大鎖:一般不響的就是同意的,村民看得較多的都是眼前利益,長遠眼光沒有,都不愿吃(眼前)虧,都衡量個人的利益。干部要是實現長遠建設,阻力就很大了。

龐亨福:這里有紅色后方醫院?

胡大鎖:是啊,1926年到1931年,這里就是革命老區,因為地方偏僻,紅軍在這里開展革命活動,桐柏起義時,我的爺爺胡烏皮,就是北山支部書記。臺州的紅軍是陳毅領導的,東峰村和上深坑村,都是革命根據地,有后方醫院的舊址……

龐亨福:你是革命后代,現也為村里作貢獻,在工作中,各級領導接觸得多嗎?

胡大鎖:團縣委、統戰部、民政局都接觸,其他沒有路數的地方也不去。我們沒有其他的事,主要就是要錢。但是,一般要錢有點尷尬。都是沒有辦法了,才去要錢。

龐亨福:你們村大學生村官、第一書記有嗎?

胡大鎖:大學生村官沒有,第一書記有。他幫我們聯系做了路燈。電網改造需一萬元的押金(保證金),他幫我們去天皇公司要錢,第二天就拿到錢給我們,我馬上拿給工程隊……不然,這項工程就做不成了,所以我去縣里,就去找第一書記。

龐亨福:如果辦竹炭廠,投資多大?

胡大鎖:主要是燒成竹炭,十幾萬吧。

龐亨福:拉絲是做竹地板的半成品,比如開筷子?

胡大鎖:是,投資和機器要50多萬呢。每天需要3萬斤數量的毛竹,要是開始做,毛竹可能還不夠,做了就不能停,不然就沒效益了。這些都還沒有人投資。……

我想開發五千畝竹林——胡大鎖

龐亨福:好多年前,我在外地遇到你們村人,我問他:你們村出了一個作家胡明剛,你認識嗎?那人笑著說,明剛奓癡。這是怎么回事?

胡大鎖:哈哈!是這樣的!明剛無論在田間地頭或在路上,只要是看到有文字的紙頭,他都會撿起來細細地看,從小到蠻大了一直這樣,沒有人會這樣的,有點不正常;還有呀,朱封鰲老師在我們村教書時,他還小,不能上學,就手抱著廊柱,腳也絞盤住柱子,半天不動地聽課堂里老師的講課,人家孩子讀書還不一定想去,他就不跟其他的孩子一樣,農村人么,都覺得他不正常;還有,就是不說話,別人叫他名字他也不應答,村人打賭說,你如果把奓癡明剛叫應了,給你一包新安江香煙,結果那人沒把明剛叫答應,輸了一包新安江;還有,他不喜歡與同伴玩,喜歡看樹葉螞蟻鉆樹洞的,整天呆呆的,看某個地方出神,所以就叫他奓癡明剛了,一直叫到他長大離開村子。

龐亨福:現在看起來,他是天生的讀書人!(大家:哈哈哈!是的!是的!)

胡大鎖:明剛說,以前似乎覺得他智力有問題,現在覺得智力是沒問題,只不過對某些喜歡的東西著迷專注了而已。小時候主要的原因是爸爸被打成四類分子,老是挨斗,他內心抵觸別人,不喜歡與人打交道。自從明剛出山(有出息)后,村里上大學的人大約上十個了吧!

我想開發五千畝竹林——胡大鎖

標簽:所有標簽

評論列表

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