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董事長

村官訪談之:官塘余村書記余華

2014/2/11 10:24:31 admin 1113

村官訪談之:官塘余村書記余華

——村和萬事興

 

訪談時間:201398

訪談地點:官塘余村支部辦公室

 

    村里派性嚴重到念經拜佛的老太婆都分派,關系不好的,碰見還要罵。形成了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支持,敵人支持的我們就要反對!肢體沖突也曾多次發生。楊勝杰書記對我說:支部書記是一個集體的班長,是帶頭人,是共產黨員,就要有胸懷,放低自己,主動和村里去溝通,你的事情就能辦好。然后我就按照他的說法老老實實的做了。——余華

村和萬事興—官塘余村書記余華

官塘余村位于天臺縣始豐新城附近,坐落西工業園區。13個小山頭,聚居在其中幾個山頭的東南面,村東的主路過矮山腳一直由南向北慣穿,村落往西漸高,戶戶有落差,車行其中似在重慶山城,辦公樓在小矮山上,需盤旋而上才可到達。

全村總戶數336戶,人口1084人,黨員20人。

我來官塘余村采訪之前,讀到《天臺黨建》有這樣的報道:在2011年換屆前的十多年中,村支部與村委會的派系爭斗嚴重制約了官塘余村的發展,被縣里定為黨建工作薄弱村。2011年換屆后,村黨支部在書記余華的帶領下,牢牢把握團結和實干兩個主題,官塘余村的民心和村容村貌得到迅速轉變。一是搞好團結;二是實干興村。20123月,被評為2011年度縣級基層組織建設先進村一等獎。

戴眼鏡的余華,無論講話與外表都是文化人的特點,但他與村主任余華強的搭檔,消除村內派性,竭力推進村集體事業的建設,已聞名縣內外。除了政策這個天時較好外,其他則是村民干部不和,集體經濟沒有,但短短的二年半時間他們創造了奇跡……

龐:以前你沒涉及村里派性吧?

余:以前我這村里的派性,派性到什么程度呢,每戶人家都有派性,就連念經拜佛的老太婆都分派性,關系不好的,碰見就要罵,就像水火不容一樣。十幾年兩派斗爭,黨支部和黨員都沒有發展。像我家里不常在,雖不是直接參與派性,但也見到村里有派性的,鬧到不同派的人不講話的程度。整個天臺縣,我們村子的派性最厲害了。

龐:這樣的村子,你們是怎樣展開工作呢?

余:我(的書記)是(2011年)227號選好,村主任選了好幾次,因兩派沒辦法調和,到410號他才選上。按照以往村子的派性,我們也是不同路的,我就去他(村主任)店里和他交談:書記和村長都選過了,我們是再斗呢,還是團結起來為村子里做點實事。他就說:我們要為村子做點實事。一拍即合,我們的思想雖統一了,但村委和支委里都是兩派的人,我們想:要先把這個團結搞好,但是這個要搞好相當難。

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和他是不能坐在一起的,他那邊我這邊的人都會說我(或他)叛徒,會生氣的。以前我們的村兩委會是不能放在村子里開的,重要的事才開會,都是放在街道開,街道主任書記坐在那,都還要怕發生武斗矛盾。

我和他的思路統一了以后,就是采用開會的方式,第一次開兩委會,還是發生矛盾,我就和他們說,你們不用多說什么的,以后我們幾個人就要像一家人一樣,有什么意見就在這里提出來,不能吵架,大家一起討論,一個也不能吵架,要吵架的就不用來開會,村里活也可以不用干,但是不能拖后腿。當時,我們這方一個挺強勢的,就罵起來了,我就叫他坐下去,不能罵,他們那邊也沒怎么樣了。然后,一次,兩次,三次會議開了之后,從他開始到他下面的人,我把工作分下去做了以后,都說我很公正,他們一說好,我們這邊的人又不對了啊,說我是叛徒,這樣我就解釋給他們聽,想要做事情憑自己的力量不行的,只有團結起來,齊心協力才能辦實事,這樣對每個人包括你自己都能得到實惠。

第一件實事,清理戲臺那雜草糞坑并硬化場地,突然有人說不能弄,這是替周邊的人弄啊,你要是水泥澆起來,他就拉車巖石倒在上面,那天晚上到這戶村民家里反復講好話做工作,讓他不能那樣做,多么難啊!就是這樣大概大半年吧,我要是對別的人好一點,我這派的人不舒服,要是不對他們好,事情做不出來,頭發都弄白了,還好村長大力支持,我們就是注重團結。

在團結的基礎上,第二步是民主決策到現在二年半的時間,大大小小的各種會議80多次都記錄了4本了,村子是兩派的,我說了不行,村長說了也不行,每樣事情都在不同的會議上來民主決策。然后這些事情都公開,民主,所以我們的積極性在提高,積極性一提高,干活都爭著去干,他們內心也就團結起來了。他們以前碰見打招呼都很難為情,我就和他們說:要是碰到,話不好意思說,可以笑一下,招呼一下,慢慢地就融洽了。我們在民主決策基礎上,第三個就是辦實事。

龐:二年半的時間辦了很多實事吧?

余:二年半的時間啊,我們這總投資300多萬。村民捐款的有80多萬,綜合樓、余氏宗祠、村公園、戲臺、老年活動中心、老年生活照料中心,公墓、道路硬化、除掉露天糞坑、兩個污水處理池、兩個公共廁所、90%以上農戶實現改廁要求、全村按上路燈、七口山塘全部整理好、燈光球場同時可進行蘭球羽毛球活動、文化禮堂、文化活動隊伍建設。全部實事做起來,老百姓看到了也很高興。

第四個就是財務,我們三個月報一次帳,全部都公開清清楚楚,所以,老百姓的積極性也出來了。同時也孕育了第五個要素,就是文化氣氛,村里就組織起了腰鼓隊、洋鼓隊、排舞隊、舞龍隊、舞獅隊。開始的時候,都會先問幫誰做啊,我們考慮到要把村民的關系搞融洽,所以就經常搞這些活動,參加的人越來越多,關系也都挺好的了。

村長:我們沒集體經濟,清潔家園怎么辦呢?也可憐的啊,就村兩委我們9人先開始義務掃地,那是夏天中午的一點鐘,一分鐘也不能遲到,全部都準時到很積極,效果很好。掃了以后會議就在現場那開了,我說下次黨員弄一下,一個星期一次大掃除,每次大掃除我們都要參加的,慢慢地村民也來掃地了。現在基本上還挺好看的。這塊抓得比較緊常態化了。

余:現在是和諧,團結,積極向上,領導來檢查時我說:老百姓都應實事求是地說,我們做得不好只管講。省里記者來采訪,我們都叫他自己去采訪村民,省組織部來調研,新華社記者,浙江日報記者來,我們都不帶路,你們可以隨便去采訪,記者出去采訪了幾個,每個都說好,所以老百姓說差的人基本上沒有了,我們心里知道,自己本身貼錢,貼時間,貼精力去弄,把文化氣息再帶起來,村民融洽了。今年辦了老年生活照料中心,村子里60歲以上的孤寡老人,自己不想燒飯的,一日三餐去那里吃,白天也可以在那休息,每個月交200元錢用于買菜,樹立起一種敬老愛老的風氣,村里每月大概貼個兩三千進去,到過年的時候,成立一個老年生活照料中心愛心基金,要把這個食堂長年辦下去。

村里埋沒的文化都挖掘出來,老祖宗的傳說,那些好人好事,讀書好的要宣傳出來,把村里積極向上的風氣體現出來。你們那的恐龍園做好是不錯的,后岸現在有一個農家樂,很多人都在學農家樂,我這里沒基礎不行的,我這里唯一的就是,就在104國道邊上,屬于工業園區,如果可以批準,我這里四五十畝土地讓我建起來的話,村年收入可以上千萬,想給我用二三畝土地來試試看都沒有指標,我原來考慮到是村里合股百分之五十一,老板合股百分之四十九,搞個股份制。

龐:集體百分之五十一,村干部三年一換,控股的法人怎么辦?

余:這個問題是要考慮好的,我們這里就是不用法人,就是直接用經濟合作社,這樣可能也是不行的。這個操作呢,到時候各種的法律,各種的規定,都要在縣里討論下。

龐:那你自己經濟靠什么收人啊?

余:我高中畢業原來是正式職工,那時候一個月發個幾百元不夠用,成下崗工人啊,現在城里開了家店。

龐:你們村子最大的特點就是,以前爭權而極度分裂,現在你們用民主把權分給了村干部?

村長:主要是書記帶得好,沒書記不會這樣的。

余:那村長也挺好的。原本就是個別不怎么喜歡對方,然后一個拉一個,一個拉一個,權爭得厲害,分裂就越來越嚴重了,反正就是你說的我就反對,就是這樣子。沒有什么道理能講的。現在我們兩個就是不要權,別人也不會要不會來爭權了。

村長:用毛澤東的語錄說,敵人反對的我們要支持,敵人支持的我們要反對,到這樣的程度啊。

余:你可以問下他,有一次我不在家,這里原本是老人協會老房子,開什么會,就拿起凳子打架的啊。三里宋村修好路送來請帖,都姓余是自家人,我們村長帶了一幫人,書記帶了一幫人去喝酒,飯吃好了,在回來路上就打架,在那打架多難看啊。

龐:那時候你和村長一起么?

余:那時候他是村委啊。他那時候電話打給上一屆書記:要拼一下就拼一下。原來的書記就是現在的副書記啊,全部在這里面的啊。原來的村長退出其實老兩委的人都在里面,他也有點的啊,我就說心里不舒服不能堵著,不做可以,開會不來也可以,經過一年的調整,現在他們都對村里辦的事很支持,老書記肚量也大,現在跟村長關系也很好。

龐:你們內心改變了,村民對干部的感覺也應改變了啊?

余:我對自己有信心選得上,要滿票,不滿票我也不當的。大家對我要是不信任,我當起來也沒意思,我就是為村子做奉獻也可以體現價值,所以我對我自己有信心。我和村長是真的好搭檔,村長實我也實,做項目的時候,有的人常說的,叫我先問上面把資金拿來,我是不會去的啊,我是要先做好,讓上面的人來看,認為可以了,資金自然會來的。所以我們這的老百姓說,選舉又快要選了,你們不能爭,從解放到現在,都沒現在這屆他們事情辦得多,村民眼睛亮,好就好,差就是差,嘴封都封不住的,所以他們看實際的,村干部都自己貼錢為村里辦事。上面發下來的村長書記補貼,我們一年是一萬二,我們就帶村子里的那些黨員出去搞活動化掉,不用集體的錢。

龐:選你之前你就想好了村工作思路嗎?

余:村里關系搞好,楊(勝杰)書記的功勞是很大的,他跟我說了這樣一句話:支部書記是一個集體的班長,是一個帶頭人,支部書記是共產黨員,就要有胸懷放低自己,主動和村里去溝通,你的事情就能辦好。然后我就按照他的說法老老實實地做了,剛剛你問我當書記要后悔么?我一點都不后悔的啊。就算自己要貼什么也沒事,覺得這是自己人生價值的一種體現。我跟村里的共產黨員說,你是共產黨員就像個共產黨員的樣子,本來我們村老百姓都說,村子壞就壞在這些黨員身上,我就是要通過這一屆,要把他們的形象徹底改變過來,現在我們支部的號召力已經很大了,我們這里的黨員,今天派出去掃地就掃地,干什么就干什么。我就說,你在我們村干黨員,就是要吃虧,吃虧才是好黨員。

村和萬事興—官塘余村書記余華

 

標簽:所有標簽

評論列表

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